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中國學者型官員現象及其對公共決策的影響分析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7-14 論文字數:39254字
論文編號: sb2017071207322016714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行政管理論文,本文聚焦于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學者從政”現象,對我國學者型官員群體的特征進行研究,分析其權力特征,分析其是否掌握了決策的權力,是否充分發揮了學者型官員。
第一章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學者從政現象

第一節 革命家主政年代的學者從政現象(1978-1991 年)——革命家逐漸被技術官僚取代
一、革命家主政年代的學者從政現象
這一時期,掌握政權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與革命年代的領導人是同一批,革命家主導著中國的政壇。毛澤東、鄧小平等老一輩革命家是革命型官員的典型代表。當時社會處在動亂的時期,人民受教育的機會普遍不多,學習也多靠自己。因此,在這一時期的國家高層領導人學歷普遍偏低。比如,在十二屆中央政治局中共有 25 名委員,他們均為革命家,其中 24 人的學歷都為本科以下,只有一人具有大學學歷。
美國學者 Robert A. Sealapino(1972)認為“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之前,中國都是革命干部/政治官僚治國,政治精英大多出身為農村或軍隊,難以滿足現代化的專業需求”。①這一時期只有少數的學者被吸納進政治精英群體,但他們在政府中的晉升通道依舊充滿阻礙,難以通向更高層級。②隨著社會和教育的不斷發展,到中共十二大之后,這一狀況才開始改變,革命型官員逐漸被知識程度高的技術官僚所取代。③這一時期,學者從政人數比較少,學者通向政治的路徑還不是很通暢。
二、革命家主政年代的人才政策
1978 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成為全黨的工作重心。人才是社會發展的核心要素,他們是知識的承載者,國家現代化的建設需要人才的支撐。①在國家發展稍有起色時,1966 至 1976 年這十年間,我國的人才工作由于“文化大革命”的沖擊基本處于停滯狀態。此時,知識分子成為重點批斗和打擊的對象。因此,我國的知識分子在經歷這一場浩劫之后,人才成長出現了嚴重斷層,由于缺乏科學知識和人才的支撐我國的現代化建設之路步履維艱。
......................

第二節 技術官僚主政年代的學者從政現象(1992-2001 年)——人文社科類學者始受重視
一、 技術官僚主政年代的學者從政現象
改革開放后,中國致力于現代化建設,但主要停留在技術層面,中國逐漸從“革命家治國”時代轉為“技術官僚治國”的時代。這一時期選拔的官員大都理工科出身,技術官僚開始成為治國的主力軍。
陶東風認為:“在 20 世紀 80 年代后期,中國開始轉型進入了第二個階段,技術官僚時代正式來臨”。②這一時期有一個明顯的特征,就是政治精英中很少有來自社會科學領域的人才,自然科學領域的官員占據著主導地位。這也凸顯了上世紀 90 年技術主義和物質主義在社會轉型中的影響。
(一)技術官僚概念
技術官僚一般指以科學知識作為決策和掌握權力的基礎,以其技術能力來行使權力的人。貝利斯對技術官僚作了經典的解釋,他認為“技術官僚首先要具備大學文憑(自然科學或管理專業),憑借其所掌握的關于管理與規劃的專業知識,能夠讓政治縮減至技術層次,最終掌握政治權力來管理社會”。③巴特摩爾認為,在 20 世紀的世界政治舞臺中,有三類精英常常被挑選出來繼承早期統治階級的功能,他們是技術官僚的主要構成。這三類精英分別為政府高官、知識分子和工業管理者,從某種程度來看可以說是政治精英、知識精英和經濟精英,他們對于現代社會的發展和進步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二)中央層面技術官僚主政
這一時期,政治局里,革命家人數逐漸減少,技術型官僚逐漸增多。以第十四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為例,在 20 名政治局委員中,有 12 人曾就讀工科專業,所占比例高達 60%,其中,具有工程師或高級工程師職稱的委員不在少數。可見這一時期在中央層面,自然科學類專業的官員仍占據著主導地位,但人文社科類專業也在慢慢受到重視。
............................

第二章 中國學者型官員的群體性特征

第一節 數據樣本與測量指標設計
一、資料建置
研究的理想情況是收集和建置自 1978 年以來 30 多年來的學者型官員資料進行分析,但是要建置如此龐大的數據庫,不論是從資料收集還是人力成本上來說都是難以做到的。因此,本文將研究樣本的范圍縮小,選取處于核心領導職務的學者型官員進行研究。
(一)樣本選擇
中國共產黨歷屆中央委員會成員絕大部分由省部級甚至國家級政治精英組成,這些手握大權的政治精英正是我們考察和研究的對象。因此,筆者將時間范圍定為自 1997 年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至 2012 年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的成員。以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為起始研究點是因為,20 世紀 80 年代之前,我國處于革命家主政年代,政治精英多為農村和軍隊出身,學歷普遍不高,顧選取學者從政較多的第十五屆中央委員為研究的起點。因此,本文以中國共產黨第十五屆至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的官員為樣本進行統計分析。
本文收集的數據主要來自于互聯網,以權威網站公布的干部簡歷為主。樣本的收集標準如下:
1.初始樣本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五屆至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全體成員。
2.所搜集的學者型官員簡歷最后的更新日期為 2016 年 10 月 30 日。
..........................

第二節 學者型官員的人口學特征
通過對中國共產黨第十五屆至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的統計分析,篩選出了 80 位具有高級職稱和學術成果的學者型官員,歷屆學者型官員的數量如下表所示:

從上表可以看出,中國共產黨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中有學者型官員 22 人;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中有學者型官員 23 人;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中有學者型官員 32 人;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中有學者型官員 44 人。從所統計的數字來看,在過去四屆中央委員會中我國的學者型官員數量呈現一個不斷增加的趨勢,由十五屆的 22 人增加至十八屆的 44 人,數量增長了一倍。(因存在連任情況,第十五屆至十八屆中央委員會中學者型官員的名單有些許重復,但不影響學者型官員數量呈增加的趨勢,故不在這里做詳細區分。)
..........................

第三章 中國學者型官員的權力分析 .........................34
第一節 權力界定................34
一、權力的定義.......................34
二、權力的分類....................34
第四章 中國學者型官員對公共決策的影響分析 ...............46
第一節 自然科學及工程類學者型官員對公共決策的影響....46
一、冶金和工程類專業學者..........................46
二、物理化學專業學者..............................48

第四章 中國學者型官員對公共決策的影響分析

第一節 自然科學及工程類學者型官員對公共決策的影響
從現有研究來看,學者型官員對我國公共決策起到一定影響。本節選擇幾個典型的自然科學類的學者型官員,深入探討這類學者型官員對公共決策的影響。
一、冶金和工程類專業學者
(一)徐匡迪
徐匡迪很早注意到了我國人才在專業分布上的不平衡問題,他認為在上世紀 90 年代時,由于經濟發展的需要,領導干部多為理工科出身。但是,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經濟的發展,領導干部中需要人文社科類專業人才共同參與社會治理,對經濟、管理、法學等文科類專業的人才需求會猛增。因此,在早期就應該注重對人文社科類人才的培養,加強人文社科類專業的建設,使理工科人才與人文社科類人才有序接軌,避免人才出現斷層和缺口。有關領導對徐匡迪的提案十分欣賞和重視,并將該提案納入“國家人才培養方案”。
2014 年 2 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聽取京津冀協同發展專題匯報時,提出將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并建議相關領導小組和委員會協助中央政府進行科學決策。同年 6 月,成立了“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徐匡迪任組長。經過近三年的頻繁調研,2017 年 4 月 1 日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的推動下,河北雄安新區正式成立。
.........................

總結與討論
近年來,大量學者涌入黨政機關,學者型官員現象備受關注。筆者主要從人口學特征、教育背景方面分析我國的學者型官員群體的特征。總體來看,我國的學者型官員數量呈增加趨勢。首先,人口學特征方面,我國的學者型官員還是以男性和漢族為主,年齡在不斷下降,呈“年輕化”趨勢,大多來自經濟和教育發達地區,以山東省及環山東地區、安徽省和江浙滬三角經濟區為主。其次,在教育背景方面,我國的學者型官員學歷越來越高,且在不同學科分布上日漸平衡,學術成果頗豐。
筆者以政級別、所擔任的職務為正職還是副職、最后任職單位性質、是否處于權力核心部門、中央委員類別、是否為全國人大代表、是否為全國政協委員這七個因素作為綜合衡量權力大小的依據,并對學者型官員的職業背景進行分析。在職業背景方面,我國學者型官員長期任職的部門以黨政機關偏多,任職地大多為北京。學者型官員具有內在的知識權力,結合職位權力特征分析,筆者認為學者型官員的掌握著較大的權力,這種權力特征也引發了一系列的學者型官員腐敗事件。我國的學者型官員人數雖在不斷增加,但整體而言,所占比例還是很少。因此,在選拔學者型官員時不僅要建立科學的選拔制度,更要加強對于其權力的約束。
從對學者型官員典型案例的深入分析,可以看出不同專業的學者型官員在其領域內都能對公共政策的制定起到重要影響,他們具有較強的政策創新能力,能運用自身的專業知識,創新式的提出解決對策,成為政策創新的引導者。學者型官員憑借其專業知識能夠對政策制定提出專業性的意見和建議,因此,他們對公共決策影響主要體現在公共政策制定前期對政策議程的影響。對公共政策議程的影響方式,主要分為三種:第一,政策調研,學者型官員通過實地的考察調研確認政策問題;第二,內參模式,直接向中央高層提出議案;第三,成為政治局集體學習的講課者。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xzgllw/16714.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行政管理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行政管理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xzgllw/)查找


上一篇:“一帶一路”戰略實施路徑分析--以疆、陜、桂、滇、豫為例
下一篇:中國公共政策的知識圖譜分析——基于文獻計量學的研究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