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在感傷中憑吊——蔣韻小說特質探析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8-20 論文字數:25415字
論文編號: sb2017081815401616886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文學畢業論文,筆者認為在眾聲喧嘩、熱點迭出的當代文壇,蔣韻的感傷特質小說也如同蔣韻其人那般卓爾不群。盡管因為蔣韻其人、其作的"不合群",讓她那些有著獨特魅力的作品。
第一章蔣韻小說的感傷特質及價值評估
 
?第一節何為“感傷”
"感傷"是人在自身需求沒有得到滿足時所產生的一種"缺失性情感體驗",屬于心理學范疇。根據馬斯洛的也理研究成果可知:人類需求從低到高由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五個層次構成,而這些需求能否得到滿足直接影響著人的情感體驗。健康的身體、安穩的生活、和諧的人際關系、穩定的化會地位及潛能的充分發揮與實現都會引起愉悅、滿足的情感體驗。但人生在化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人的欲求在大多數時候是得不到滿足的,當客觀現實不能符合或滿足人類的需求時,人就會產生一種相對而言比較消極或略微負面的情緒反映一一感傷。
文學作品的感傷根源于創作主體心靈的感傷。縱觀中外文學史,凡是被稱之為"文學"的東西,無一不是創作主體(作家)在現實生活中受到觸動,自覺地將其內心感受文字形式外化的產物。而且,在文學創作中,"才力居中,肇自血氣。氣以實志,志以定言,吐納英華,莫非情性。""才性異曲,文辭繁詭。"
"創作總根于愛"(魯迅語)。對生命的挈愛、對人類命運的關愛、對社會生活的熱愛,使文學作品得以在作家筆下孕育。同時也正是因為對生命、對人類命運、對社會生活愛得深沉,生命的短促、人類命運的悲劇性本質、社會生活本身的重重矛盾都深深地觸動著作家的靈魂,作家感受中的"感傷"就產生于這種時候。在感傷情緒生成之后,作家個體的悲傷感懷再經過他們自身靈感才情的傳達升華為藝術。而"在一個深刻的靈魂里,痛苦總不失其美"。所以,"感傷"?藝術憑借其對人類靈魂最深層痛處的表現,對化會歷史內部最敏感痛處的深入,及對人類生存困境的真誠思考,對人生寄托的執著尋求,足以產生震攝人心的審美力量。?
........................
 
第二節時代的憑吊,生命的挽歌
文學是社會生活的個性化反映,反映的是一種"心靈化的化會生活",同時文學也是社會生活的形象化反映,反映的是一種帶有時代印記的社會生活。"無論是觀照現實還是重現歷史,文學都天然與時發表生著或顯明或隱蔽的聯系;無?論是紀實還是虛構,文學都真切地表達著對時代或直接或婉曲的認識。"蔣韻從事文學創作的這三十多年,適值中國社會急速發展、變動的轉折期。80年代是中國政治、經濟、文化復興與發展的黃金時代;90年代隨著市場經濟的全面展開,中國社會邁入了轉型時代;而跨進21世紀之后,經濟的市場化、技術的信息化、政治的多極化以及文化的多元化、國際關系的民主化共同推動著人類社會的歷史進程,全球化時代到來了。但是反觀蔣韻的文學創作,可發現她的小說作品并未與時代的發展、變動保持一致的步調。?
誠如有的評論者所言;在這部小說中,"蔣韻一方面沉浸在潘紅霞們純粹而極端的愛情之中,為其古典與圣潔啼噓感嘆;一方面卻又在暗中懷疑著、質問著,甚至是否定著這信仰。"但無論作者是如何地質疑、否定愛情信仰,最終還是被米小米與杰米的濃濃真情給瓦解了。雖然"愛情"折磨了潘紅霞一生,給"幸福"短暫的人生更添悲劇色彩,剝奪了拓女子享受平凡幸福的權利,但它卻又是捶救米小米的關鍵力量,也是滋澗米小米殘敗生命的甘露。雖然被無數文人墨客所頌揚的"有情天下"一直都處于被"有法天下"圍劇的境地,蔣韻也清醒地知道"今天,在這個物欲統治的年代,這個欲望比天大的新世紀,早已沒有'有情天下'的寸主之地",但米小米這個在風塵場中滾出了一身刀槍不入老寶的女人最終還是嘗到了"愛情"的甜蜜與幸福。所以,就像"米小米,她有充分的理由不相信任何現成的真理"—樣,作家蔣韻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去憑吊潘紅霞們純粹、極端而又圣潔的愛情傳奇,為生長古典愛情的時代譜寫感傷、動人的挽歌。
..........................
 
第二章構成蔣韻小說感傷特質的藝術元素
 
?第一節人物設置:"愛"的圣徒
蔣韻小說中的主人公不信奉宗教,但卻有很多圣徒,他們是"愛"的圣徒。"愛"之于他們,早已不是被凡塵浸染過的"點綴"、"膚淺"的俗世之"愛",而是生命的最高信仰。他們虔誠地尊崇血脈相連的親情、以命相交的友情、純粹圣潔的愛情。他們身上,有著圣徒的品質——與生俱來的"愛"的天賦;為"愛"獻身的決絕;用全部的生命熱情,癡狂地演繹"愛"、迄釋"愛"。
家族是中國文化一個最主要的柱石……中國文化,全部都從家族觀念上筑起,先有家族觀念乃有人道觀念,先有人道觀念乃有其他的一切。"馮友蘭也曾說過:"家族制度過去是中國的狂會制度。傳統的五種社會關系: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其中有二種是家族關系。其余兩種,雖然不是家族關系,也可以按照家族來理解。君臣關系可以按照父子來理解,朋友關系可以按照兄弟關系來理解。"因此,生發于家族成員之間的親情就必然地成為了人倫的根本,成為了"愛"的重要內容,也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愛"的圣徒朝圣之路的起始點。
朋友之間的情誼一一友情,雖不像親情那樣有血緣關系、親屬關系來維系,但該種情感卻可以擁有"超越血緣、地緣,出離家園與國家,超越骨肉血親之愛,超越國別地域之愛"的魔為,"高山流水遇知音"是它的完美形態,"義薄吉天"是它所到達的至高境界。然而,世俗社會一次又一次地向我們展示的卻是迭種"拒絕功利,不講任何條件,沒有任何意圖,僅以對方的感情依戀為基礎"的情誼在物質、利益等"有所求"面前的脆弱、不可靠。在這樣的時代社會大環境中,以"愛"的圣徒,以生命為祭,為也存質疑的我們演繹了純粹、完美、以命相交的朋友之"愛",演繹得最為灑脫的是謝瑩,最為觸目驚也的是陳憶珠與劉鋼,最為動人的是香巧。?
......................
 
第二節敘事策略:情緒敘述
人物是小說藝術的核心,但人物形象要鮮活、飽滿起來,必須得有敘事作為支撐,而且作家也只能通過敘事來為他的小說人物注入靈魂,畢竟小說追根究底是敘事藝術。所謂"敘事","即采用一種特定的語言表達方式——敘述,來表達一個故事。換言之,即'敘述'+故事'。"對具體故事的敘述包括視角選擇、時間安排、結構方式等方面內容。在中國小說傳統敘事范式中,最常用的是第三人稱全知視角,敘事時間以故事發展的自然時序為主,同時為了追求故事的完整性與情節的曲折性,將情節作為小說敘事結構的中也。這種敘事模式造就了全知故事型小說,"敘述有頭有尾,上下連貫,按時間順序依次展開,情節脈絡十分清晰。"同時可展現廣闊的生活場景,自由剖析眾多人物也理"。但在這類小說中,作者與人物之間是不平等的代言關系,小說本身的真實性不足以令人信服,而且還存在無法深入到小說主人公的內心世界,表現他們豐富、深刻而又復雜的情感等缺陷。?
蔣韻尊崇古典文學,其小說也有著濃厚的古典氣息,但在小說敘事上卻并未被中國古典小說敘事模式拘園,而是采取了情緒敘述的敘事策略。打破故事發展的直線式連貫時間,讓"人物的心理活動和感情因素成為結構的主要依據,也理時空成為結構的中心線索。"她無意于通過小說講述精彩絕倫的故事,而是要通過敘述故事,追尋故事以外的意義,表達對生命的某種復雜感受。短篇小說《冥燈》便是實例。
情緒敘述,不僅牽動著敘事的時間與小說的情節結構,在敘事中將情緒抒發表現到極致,同時也可使敘事視角在情緒的牽引下實現自由轉換,讓小說人物可敘事者身份介入小說,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表現"自我"真實的生命狀態,強化"我"感的抒發,增強小說的真實性。長篇家族小說《棟樹的囚徒》即通過這種敘事策略達到了由感情感知歷史、感知生命的境界。
..........................
 
第三章蔣韻小說感傷特質的成因.................26
第一節時代背景及社會環境................26
第二節童年經驗與人生體驗...............29
第三章蔣韻小說感傷特質的成因
 
第一節時代背景及社會環境?
?在蔣韻的小說世界里,有消費時代的身影與物化社會的存在,但它們并非作者著重表現的對象。在蔣韻看來,當下這個時代是"一個徹底的物質和欲望的年代,拋棄一切理想、道義和浪漫的年代",人似乎已經沒有能力去用藝術的方式表達人的靈魂和情感、精神和思想,甚至,人的身體。人正在用不容分說前所未有的暴力將人自身驅逐出這個世界。"這樣的時代、社會與她的小說創作理念是相停的。同時,物質文明的高速發展與精神文明的失落,讓蔣韻深刻地感受到了理想信仰、純潔愛情、精神家園等美好與珍貴東西的流逝。所以立足當下,回望過往,蔣韻用"隔世"的眼光傾也關照那些被現實遺棄的美化借一個個小說人物把時代演變中美好東西流失的瞬間和過程再現出來,以此來影射當下時代、化會生活中存在的種種問題。?
?在全球化的語境中,蔣韻思考著如何發出自己的聲音,表達自己的處境與情感,突破"副本文學"的限制,發掘中國文學對世界的獨特貢獻所在。2002年的IWP(美國愛荷華大學著名的"國際寫作者計劃")之行讓蔣韻頗有感觸,在她看來,"中國文學在人類的精神史和情感史上的不可取代性","不是關于苦難的表達——表達人類的苦難和苦難感,俄羅斯作家達到了極致,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也不是關于愛情的表達一一表達愛情,全世界有很多的經典,或許,法國作家將它推向了極致,比如雨果;那么,屬于我們的最獨特的貢獻是什么呢?我想,是鄉愁和巨大的生命悲情。這一點,無論在中國的詩詞、戲劇、還是小說比如《紅樓夢》中,都表達到了極致。全世界沒有任何一種文學,能像我們一樣,將鄉愁和生命悲情,高度意象化、象征化,成為整個民族靈魂的印記,這顯然是無人可以企及的文學高峰。"而蔣韻在尋覓到全球化語境下自己創作的價值與意義之后,用小說作品為這座由無數先賢鑄就的文學高峰繼續地添磚加瓦。
...........................
 
結語?
?閱讀蔣韻的作品,始于畢業論文選題階段。本想著對蔣韻、李銳、笛安三人組成的文學之家做一番有意思且有意義的研究,但在系統閱讀他們三人的作品后,發現送蘭個人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小說創作觀及作品風格卻大相徑庭,在一篇文章中將這吉人拉到一處研究,既有難度又稍顯不妥。可也里卻放不下了,放不下那固執地逆著時光行走,虔誠地憑吊美好尚未失落時代的蔣韻,更放不下那些與當代主流文學、網絡文學截然不同,散發著濃郁感傷氣質的蔣韻小說。于是,便有了這篇論文。
"感傷"本是人的一種常見情感反映,也是"人學"藝術——文學中不可或缺的一種情感質素。不過在當下這個浮躁喧器、追新逐異的文壇,有太多的作家去追隨時代的腳步,書寫"新"現象,表現"新"問題,其作品與社會的發展保持著"同步"狀態:也有不少作家為響應市場需求,迎合大眾的消遣性閱讀趣味,去擁拖風尚,走向范式寫作;而鮮有作家回首來處,去記憶"失去",重現美好尚未失落時代的圖景,去憑吊那些逝去的高貴靈魂,將感傷情緒表達到極致,賦予小說以感傷的氣質。以此觀之,說蔣韻的感傷特質小說在當代文壇獨樹一峽,便也不為過。同時,活躍在蔣韻小說中的那些為"愛"而癡、而狂、而死的"愛"的圣徒,以及彌漫于小說字里行間的感傷氣息,有著沖擊、顛覆患上"感情淡漠癥"的當代人認知的為量,有著在詩意-幻滅的落差式感傷中警醒世人的意義。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16886.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查找


上一篇:新時期以來小說的傳統手藝人書寫——以汪曾祺、馮驥才、孫方友創作為中心
下一篇:由瀕死體驗引發的變態心理與文學寫作——以穆旦、張賢亮的寫作為例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