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嚴歌苓小說的敘事藝術研究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8-09 論文字數:19265字
論文編號: sb2017072709585716800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文學論文,筆者認為除了重視作品的敘事內容,嚴歌苓還非常重視文學作品的審美愉悅,也就是作品的敘事技巧。首先是敘事視角的靈活運用,全知全能的敘事視角讓作者在不同時間。
第一章 嚴歌苓小說的敘事內容

1.1 故事情節的出人意料
敘事性的文學作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講故事,而故事的好壞主要是由故事的情節決定的。嚴歌苓在《主流與邊緣》中曾寫道:“我總想給讀者講一個好聽的故事。好聽的故事該有精彩的情節,有出其不意的發展,一個意外接一個意外,最主要的是通過所有的沖突,一個個人物活起來了,讀者們與這些人物漸漸相處得難舍難分、因他們產生了愛、憎、憐、惡。”可見情節和人物一直是嚴歌苓在敘事上最為關注的地方。正如她自己所說的,在故事情節的處理上嚴歌苓喜歡制造出人意料的效果,用一些獨特的構成方式和排列方式,將意外串聯在一起,創造精彩的故事情節。
以中篇小說《白蛇》為例,故事情節的主線是:著名舞蹈家孫麗坤被關押——特派員徐群山調查孫的案件——孫麗坤精神失常住院——孫麗坤平反后恢復工作和名譽。這本來是一個并不復雜的故事,這樣的事件在“文革”中也是非常常見的。但是作者在“特派員徐群山調查孫的案件”與“徐麗坤精神失常住院”這兩個故事情節的處理上,加入了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元素,讓小說的故事情節產生了出人意料的結果。作者沒有直接告訴讀者這個故事離奇在哪里,而是通過三個“版本”來敘述故事情節。在“民間版本”中,青年徐群山是一個男性,穿著一身將校呢軍裝,騎一輛飛鴿自行車,抽大中華,所有人都覺得他是一個氣派十足的年輕首長,他來調查孫的案件沒有任何人懷疑,孫麗坤在被調查期間也被這個氣質不俗的青年所吸引。然而在“不為人知的版本”中,故事情節以一種日記體的形式揭露了徐群山不為人知的身份。徐群山真名徐群珊,并不是一個男青年而是一個女性。她在早年的一次舞蹈演出中迷上了扮演白蛇的徐麗坤,“我覺得我不是喜歡舞蹈,而是喜歡產生舞蹈的這個人體”,②從十二歲起她迷戀的就是一個女性。這種迷戀讓她不遠萬里女扮男裝地去解救被關押的孫麗坤,而身處絕境的孫麗坤將徐群山當做了一個氣質不凡的男人來愛,得知真相后的孫麗坤精神失常、苦笑失禁。在“官方版本中”中,作者又采用了書信體來敘事,北京市公安局寫給 S 省革委會保衛部的信件中,對徐群山的真實身份的調查結論是:徐群珊與詐騙者徐群山無關,因為徐群珊是女性。
........................

1.2 人物性格的復雜多變
精彩的故事情節并不是好故事的唯一要素,人物也是至關重要的。嚴歌苓的小說作品中塑造了許多成功的人物形象,并且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嚴歌苓是一個思想非常敏銳的作家,早年豐富的生活閱歷和生活經驗造就了她在思想上的深度,這也表現在她對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她從不局限人物的的身份,媚俗的妓女、邋遢的囚犯、牧馬的女知青、圣潔的女學生、戰敗的軍人、虛偽的政客等等,她都可以毫無避諱的寫進作品中。并將每一個人物應該有的語言、行為、心理等都被真實地反映到小說中。此外,嚴歌苓在塑造人物時,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對“人性”的深入探討,越是平凡的人物越是有“寫頭”,越是能夠表現真實的“人性”。從整體上來看,嚴歌苓小說中對人物性格地塑造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人物性格對立中的融合;二是人物性格自省中的成長。
福斯特在《小說面面觀》中將人物分為扁形人物和圓形人物,扁形人物用幾個字或者一句話就可以描述了,但是圓形人物往往具有多種特性,包括一些互相沖突或矛盾的特性。嚴歌苓對小說中人物性格的塑造不是一次性就完成的,人物的性格往往是充滿矛盾性的,常常表現出一些復雜而又單純、卑賤而又高貴的多面性。以《金陵十三釵》中的豆蔻為例,一個十五歲的妓女,從小在妓院里面長大,學會了妓女撒潑耍賴不要臉的本事,即使是住進了神圣的教堂,也還是可以活得像妓院一樣逍遙自在,絲毫沒有亡國的恐懼。但是這個妓女卻有一個本不應該屬于她這樣的身份的長處:和誰對路就巴心巴肺伺候人家,完全沒有“婊子無義”的意識。王浦生是個老實的大男孩,他把豆蔻當做生命中最后的一個愛人來愛。所以豆蔻不顧漫天的戰火去為他取琴弦,讓他聽一曲從來沒聽過的琵琶。豆蔻五歲就被賣入妓院,復雜的經歷讓她就像一塊被染了各種顏料的畫板,但是她又是一個敢愛敢恨的人,她愿意為自己的愛情付出一切。與豆蔻一般的其他妓女,她們有墮落的身份,骯臟的軀體,但是卻不妨礙她們去做一件神圣的事情,去解救 13 個唱詩班的女孩們。以卑賤的身份做高貴的事,這種人物在性格上的互相矛盾,并沒有使人物顯得格格不入,反而在這種強烈的對比之下,襯托出了人性中難能可貴的一面,襯托出戰爭中一個民族真實的血性。
..........................

第二章 嚴歌苓小說的敘事視角

2.1 全知的敘事視角
嚴歌苓的幾部長篇小說中經常出現“我”這樣一個敘事視角,“我”不存在于文本故事中,但是“我”卻是無所不知的。“我”在整個故事的敘事中占有絕對的主動權,故事怎么講由“我”來決定。這種敘事視角在其他的文學作品中也經常出現,被稱為“零度聚焦”。但是這些作品中“我”都參與到了故事中,是文本故事中的一個人物,借此來表達敘事的真實性。嚴歌苓小說中的“我”雖然不參與到故事中,但是都與故事中的某個人物有緊密聯系,然后再駕凌在所有人物之上來敘事。
以《扶桑》、《陸犯焉識》、《金陵十三釵》這三部小說為例,三部小說在所有的人物以外,都存在著一個無所不知的敘述視角,并在小說的開篇就告訴讀者,“我”知道這個故事的全部。“這就是你。這個款款從呢喃的竹床上站起來,穿猩紅大緞的就是你了······我這個距你一百二十年的后人對如此繡工只能發出毫無見識的驚嘆”,“當我從一百六十冊唐人街正野史中看到這類拍賣場時”(《扶桑》)。②從小說的開頭就把“我”凌駕于所有人物之上,凌駕于整個故事的敘述之上,因為“我”知道所有的歷史。“叫陸焉識的中年男人就是我的祖父陸焉識”、“三年過去,我祖父的番號已經變成了 278”(《陸犯焉識》)③。小說中也有一個“我”,這個“我”是小說主人公陸焉識的孫女,“我”知道陸焉識這個人物所有的事情,“我”是講這個故事的人。“我姨媽書娟是被自己的初潮驚醒的,而不是被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南京城外的炮火聲”(《金陵十三釵》)。④小說中的“我”有一個姨媽,而姨媽經歷了南京大屠殺,姨媽把她所有的真實經歷告訴了“我”,“我”要來替我姨媽告訴大家這個故事。嚴歌苓在這三部作品中采用了三個敘述身份:一個知道歷史的第五代中國移民、一個擁有祖父手稿的孫女、一個聽過南京大屠殺親歷者講述的外甥女,這三個敘述者根本不是小說中的人物,但是她們都以一種全知全能的敘事者參與到了整個小說的敘事中,將小說人物串聯起來,將故事情節進行合理的拼接,游刃有余的去敘事。
..........................

2.2“他者”文化視角的獨特展現
1989 年,嚴歌苓遠渡重洋到美國,并進入哥倫比亞藝術學院寫作班學習,從此開啟了她文學創作上的轉折點。在此之前,嚴歌苓的小說主要以軍旅生活、社會世事變遷為題材,以作家的觀察揭示時代和社會的重大變遷。在進入到美國學習生活后,中西文化的撞擊,價值觀念的突變等都影響到了嚴歌苓的創作。初到美國的驚喜、好奇在時間的推移下,轉變為“邊緣人”的失落、掙扎、痛苦,但是作者在敘事中并沒有極力地宣泄這些情感。早年豐富的人生閱歷和到美國的生活體驗,使她的身上既具有東方文化的素養積淀,又有西方世界“文藝復興”以來所形成的對“人”的價值觀透視。這些觀念使嚴歌苓在創作中以一種客觀的、冷靜的、自持的角度,去摒棄不同文化之間的偏見、歧視、矛盾,以一種“他者”的文化視角去敘述作品,并追求更深層次的“人性”表達。
《少女小漁》是嚴歌苓較為經典的一部短篇小說。小漁隨江偉赴美求生存,為了獲得一個合法的美國身份,小漁不得不和一個瀕臨死亡的意大利老人假結婚,計劃這場陰謀的還有小漁的未婚夫江偉,他們合伙湊了 1.5 萬元完成了這場假婚姻。江偉在小漁和意大利老頭結婚后,就對老頭充滿了敵意,他討厭這個名義上占有自己女人的糟老頭,時刻都處于一種憤怒的狀態,并將這種憤怒的情緒轉嫁到小漁的身上。而意大利老頭利用這場假婚姻,獲取自己最大的利益。“他漲了三次房錢,叫人來修屋頂、通下水道、滅蟑螂,統統都由小漁付一半花銷”。①小漁并沒有憤怒或懷恨在心,她平平淡淡地接受了男人們的背叛和無恥交易,以一種平和的態度去面對生存的無奈和命運的不公。“她希望任何東西經過她手能變得好些;世上沒有理應被糟蹋掉的東西,包括這個糟蹋了自己大半生的老頭”。②這是一個涉及到中國移民的敘事題材,小漁到異國他鄉后艱難的生活、不合法的身份、物質生活的匱乏、種族的歧視等等都是她需要面對的,但是作者并不是簡單的、膚淺的去表現人物表層的喜怒哀樂,而是以一種獨特的“他者”文化視角進入到人物的心理深層。這種視角摒棄了種族之間的碰撞、矛盾、沖突,通過小漁對待意大利老頭的行為和態度,把小漁的精神世界從骯臟的假交易中升華了出來,將人性歸化到一個大的道德范疇中去,進而展現一種樸實無華的“人性”力量。
.............................

第三章 嚴歌苓小說的敘述時間和節奏.................19
3.1 縱橫交錯的敘事時序......................19
3.2 多重的敘事頻率.............................21
3.3 舒張有致的敘事節奏......................23

第三章 嚴歌苓小說的敘述時間和節奏

3.1 縱橫交錯的敘事時序
以小說《扶桑》為例,小說中的白種少年克里斯在十二歲第一次見到扶桑的時候,就為之著迷,一直到七十五歲逝世還念念不忘。小說中作者描寫克里斯對扶桑的情感,并不是用文本時間的發展來表現的,而是通過多次時序的處理,將克里斯的內心中一些“將來”的真實想法插入到文本時間中,形成故事時間與文本時間的交錯,進而展現克里斯對扶桑復雜的情感。“六十歲的一天,克里斯想起了他十二歲的一個瞬間。唐人區一條窄巷中,他看見了一個中國妓女”。①而在這句話之前,小說中正描寫到十四歲的克里斯為了扶桑在與自己的父親作斗爭。“痛苦對于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比幸福顯得新奇得多,也浪漫得多”。②在這個小說片段中,作者是站在克里斯十四歲的“現在”,講述“將來”六十歲的事情,然后又從這個“將來”回顧到“過去”十二歲的一個瞬間。這一句話將克里斯的過去、現在、將來交錯在了一起。在敘事時序上形成了一種縱橫交錯,在文本時間上形成了一種錯亂的感覺。并且這種敘事手法被多次運用到了小說中,克里斯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回憶與扶桑相關的事情,“多年后,大約是在四十歲左右,克里斯有天想到他走出扶桑和大勇那棟樓的感覺”,③“許多年后,七十歲的克里斯在老年性失眠的一個晚上,又一次看見扶桑跪著的形象”,④“在克里斯故世前,他想到了扶桑。他七十五歲了,那一縷黑頭發還很年輕”。⑤
但是在《扶桑》這本小說中,克里斯在十七歲以后就沒有見過扶桑了,作者卻將他在四十歲、七十歲、七十五歲時的回憶插入到了文本時間中,將扶桑與克里斯的故事時間延長,也側面顯示出了克里斯對扶桑情感的變化。十二歲的克里斯是對扶桑這樣的東方女性好奇;十四歲的克里斯迷戀在苦難中迸發魅力的扶桑;十七歲的克里斯站在種族的至高點上想要救贖扶桑;十七歲以后的克里斯漸漸明白在扶桑那里需要救贖的是他自己。作者將克里斯“將來”的一些想法直接插入到了正在進行的文本中,造成了敘事時序上的縱橫交錯。這種敘事手法非但沒有讓小說的整體結構凌亂不堪,反而極好的描寫出了人物之間的復雜關系,同時也襯托出了人物復雜的內心情感。
.........................

結語
近年來嚴歌苓曾獲得“中國時報百萬小說獎”、“聯合報文學獎”、哥倫比亞大學“最佳實驗小說獎”、美國“最佳暢銷書排行榜”、電影金馬獎最佳編劇等獎項,早已讓她名揚海內外,但是它并沒有停止對寫作的探尋,不斷的用作品來展示她自身獨有的文學天分和素養積淀,被評論界譽為當今北美華文創作最具實力的小說家,更被稱為北美地區最有影響力的新移民作家。嚴歌苓在文學藝術上的成功,一方面來自于她自身獨有的文學天分和素養積淀。另一方面,她的創作在根植于中華文化的同時,鮮明地體現出了美學意味的心理深度。
嚴歌苓豐富的人生經驗為她積蓄了淵深如海的人生感悟,也培育了她藝術升華的卓越眼光。她的作品中對戰爭、政治動蕩、移民這些大的歷史事件十分關注,多部作品的題材都在表現這些內容。但是嚴歌苓又不是淺顯的去表現這些被敘述了多次的內容,而是以更深刻的視角去觀察處于某種特定環境中的事件和人物,然后賦予故事和人物生命力。在敘事內容上,嚴歌苓非常重視故事的情節,對故事情節的組合和排列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她的小說情節沒有固定的套路,需要讀者對故事情節進行重新排列,最后才能發現小說的整個邏輯。也正是因為如此,嚴歌苓的小說故事情節總能讓人耳目一新、為之喝彩。此外,嚴歌苓在塑造小說人物之前,就已經給了他們設定了一些無法改變的身世,被拐賣的妓女、被養大的童養媳、被關押的囚犯等等,每個人物都有各自的掙扎,但作者總能穿透這些人物表層的喜怒哀樂,將人物強烈的痛苦轉化為震撼人心靈的藝術審美愉悅,使小說的藝術審美層次達到了最高。《一個女人的史詩》、《第九個寡婦》、《小姨多鶴》、《陸犯焉識》、《人寰》等作品中,主人公都或多或少的被政治命運改變了人生命運,但是作者在關注這些人物命運被改變的同時,更加關注處于歷史漩渦中的“人性”。對人性的深入描寫,讓嚴歌苓的小說具備了更深層次的思想性,也鮮明地體現出了小說在美學意味上的心理深度。最后是在小說的環境描寫上,嚴歌苓對“特定環境”的設置一直是她小說中的一大特色,她總是能找到一些不同尋常的環境,來為小說的故事情節的發展和人物性格的變化服務,最后表達出特定環境中真實的“人性”,進而表現整部小說的思想性。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16800.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查找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