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莫言小說軍人形象研究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8-05 論文字數:35230字
論文編號: sb2017072610313516796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文學論文,筆者認為軍人形象作為莫言文學世界的一朵瑰麗“奇葩”,是莫言對戰爭、政治、人性深切思索的產物,蘊含著豐富的美學價值和社會意義。
第一章 莫言小說軍人形象的基本類型與性格特征

第一節 基本類型
自 1981年處女作《春夜雨霏霏》問世以來,莫言接二連三地創作了一批有關軍旅題材的小說,其中的主要人物便是軍人,而其民間、反腐等其他題材的小說中,也常常出現軍人形象。這些小說或回顧過去,或著眼當下,向我們展示了一幅波瀾壯闊、復雜多變的軍人群像。這些軍人無論生活在哪個年代,其性格與命運都會因國家政策的執行與市場經濟的沖擊而發生明顯與細致的變遷。莫言在塑造他們的時候,熔入了復雜的個人情感。本文依據莫言軍人形象創作寄寓的情感態度,將其筆下眾多的軍人形象大致歸納為三類:美的軍人、丑的軍人和復雜的軍人。
一、美的軍人
眾所周知,國防建設離不開軍隊,軍隊的發展永遠離不開一群恪守職責、奔走在工作前線的英勇戰士,不論市場經濟的洪流如何沖擊軍人的利益與核心價值觀,不論升職提干如何困難不公,但是只要國家、軍隊一聲召喚,軍人們總會前赴后繼。同為軍人的莫言高度肯定贊美軍人的這種犧牲奉獻精神,用藝術之筆塑造了這類軍人形象。因而在八十年代初期,美的軍人形象占據了莫言軍旅小說中人物塑造的主流位置。隨著莫言創作的逐步深入,軍人形象的塑造愈加復雜多樣。幸運的是,這類形象并沒有徹底消失,他們潛藏于形色各異的軍人群體中,收斂起內在的光芒,但他們在國防事業發展中仍肩負著重要的責任與使命。
先看一組為建設社會主義中國、保衛人民和平安全奉獻一生,乃至獻出寶貴生命的軍人形象。他們雖來自不同的地區,生活工作經歷各不相同,但他們都有樂于奉獻、昂揚向上、甘于犧牲的崇高精神,當國家集體利益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受到威脅和侵害時,他們都臨危不懼、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熱血和生命譜寫了一曲曲感天動地的英雄贊歌。在短篇小說《春夜雨霏霏》《島上的風》中,作者塑造了一群為了祖國安寧駐守邊防前哨的海防軍人們。他們幾年如一日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忠誠地履行著軍人的職責與使命。家鄉與海島、任務與家庭、辛勞與安逸,在重重的選擇面前,他們愈發堅定了自己的人生信念:將最美好的年華奉獻給摯愛的中國海防事業。《春夜雨霏霏》中的軍人“哥哥”對小島的執著熱愛超乎尋常。為了小島,他將婚期一拖再拖,讓姑娘等待五年多才與其成就美好的姻緣,但是蜜月尚未結束,他便心憂戰友執意回島執行任務。結婚已兩年有余,但是夫妻廝守的日子卻僅僅只有二十天。在《島上的風》中,作為 008島上為數不多的“土著民”,四個戰士相互勉勵,共同保護著小島來賓馮琪琪的生命安全。然而天有不測風云,猛烈的臺風突然而至,平日里溫柔可愛的小島頃刻間成為奪人性命的利器。但是,突如其來的災難并沒有讓這群年輕的士兵慌亂手腳,反而激起他們內心的勇氣與力量:副班長李丹為了保護在垮塌的房屋中受傷的蘇扣扣付出了年輕的生命,膠東大漢劉全保也一改往日的木訥,燃起十二分的智慧尋找安全的地方,就連平日牢騷滿腹的向天也勇敢地挺身而出,冒著生命危險向甘泉島游去。又如《戰友重逢》麻栗坡烈士陵園中以華中光、羅連長為首的一千二百零七位烈士,《革命浪漫主義》對越自衛反擊戰中被炸彈炸飛的隊長、戰友們  一個個軍人將自己的一生與國家安危、人民幸福緊密聯系在一起,“茍利社稷,死生以之”,生為國家,死為國家。
.........................

第二節 性格特征
在中國軍旅文學世界中,莫言以大膽的想象、夸張的重組、冷靜而深沉的語言塑造軍人形象,其筆下的軍人形象從類型化(“高大全”“平面化”)至性格化,最終一群具有復雜豐富性格特征的軍人形象出現。性格是“個人在對己、對人、對事等方面適應時,于其行為身上所顯示的獨特個性。”本文梳理了莫言小說中的軍人類型后,便要對軍人豐富的性格進行把握,以便進一步靠近軍人的內心,體悟其行為背后的選擇與緣由,進而窺探到莫言的創作心態及創作初衷。
人的性格有很多種,每一個人的性格也是復雜甚至多變的,但介于上文對軍人分類所持標準是作者塑造他們時的情感態度,所以,分析軍人形象的性格時,自然根據上述標準展現不同類型軍人的性格特征。但是,基本類型側重于對莫言小說軍人形象的具體分類,而性格特征則傾向于對軍人形象的性格把握,二者存在明顯差異。
.一、美的性格:善良、吃苦耐勞、正直
八十年代初期,初次嘗試文學創作的莫言選擇了一條走與其人民解放軍身份相符的道路——進行軍事題材小說創作。在中國傳統軍旅文學的浸染下,偉大崇高、樂于奉獻的美的軍人自然而然成為莫言創作塑造人物的首選目標。并且,年輕的莫言還保留著農村孩子特有的質樸與善良,執著地相信“‘善’能改造人類,‘善’是‘美’的靈魂,‘美’的火花能照耀小說中人物圣嬰般純潔的臉龐”,因此,莫言自覺地在軍人身上挖掘“美”的性格質素,肯定他們善良、吃苦耐勞、堅持原則的性格特征,極力展現軍人的人性美與精神美。而隨著莫言創作的逐步深入,這類美的軍人仍然頻頻閃現。
.............................

第二章 莫言小說軍人形象的思想蘊含

第一節 用人道主義關照軍人的生活與精神狀態
經典的文學作品,究其人物的愛恨離愁、故事情節的離奇曲折及創作手法的豐富多樣的最終目標,無一不指向對人的終極關懷。以這一目標來研判莫言的軍人小說,可發現,莫言所設置的撲朔迷離的故事情節,所描寫的荒唐離奇的軍人行徑,都只是主題表達的需要,在這些現象的背后,是莫言對軍人生活、精神狀態的人道主義關照,這是莫言軍人小說創作始終不變的目標。
一、剝開政治外衣,還原軍人本貌
在中國傳統軍旅小說創作過程中,懷揣著強烈的愛國情感和深切使命感的作家受限于主流意識形態的管制,審美意識普遍單一化。因為創作的目的是為了宣傳教化,故而作家筆下的軍人形象片面單一,缺乏多樣的美感。他們筆下的軍人好壞美丑一目了然,像《林海雪原》中的楊子榮、《紅日》中的石東根與沈振新式的軍人英雄,個個都是完美無缺的。在國家主權、人民生命財產受到威脅時,他們百折不撓、舍生取義、勇于犧牲,全身散發著昂揚的革命熱情。而國民黨軍人或外族入侵者,則必定思想骯臟惡心,行為殘暴猥瑣,甚至他們的面貌也是丑陋或殘缺的,文學作品中就不乏獨眼龍、豁耳朵、瘸腿等形象。
作為一名資深的共產黨員,莫言創作時,超越了階級、政治的限制,他試圖以藝術之筆剝開罩在軍人身上的政治外衣,還原軍人的本貌。這種努力表現在三方面。
(一)關注國民黨軍人的復雜人性
莫言跨過了“十七年”文學對國民黨軍人“簡單化、表面化甚至漫畫化的傾向”,將被政治話語遮蔽的國民黨軍人形象一步步引領到讀者面前,以還原歷史的真相。對于國共軍人的刻畫,莫言坦言“不會把國民黨的軍隊當‘鬼’來寫,也不會把共產黨的軍隊寫成‘神’”①。他指出,“把人當‘人’來寫,超越階級、政治偏見,才能寫出完整的人、真正人的形象,還給人真實的面貌。”②莫言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在飽受爭議的長篇小說《豐乳肥臀》中,“福生堂”掌柜司馬庫,既是上官家的女婿,也是一名國民黨軍官。然而,他卻是莫言調動所有激情與想象著力塑造的一個全新的人物,而且是莫言心中“理想人性陽極一端的代表”③。雖然民間文化“藏污納垢”的特性在司馬庫身上展露無遺,比如好色,明明已和上官招弟在一起,卻對上官來弟的愛慕來者不拒,對待感情極不專一;比如受農民狹隘眼界所限,愚蠢無知的行徑比比皆是,如用封建迷信理論解釋西方科技,看電影時企圖槍殺屏幕出現的狗熊。但是,這些瑕疵依舊無法遮擋司馬庫獨特的人格魅力:面對日軍的侵襲,他毅然舍棄了富裕的生活,火燒蛟龍橋,破壞了敵人的火藥運輸線路,不惜給自己的家庭帶來滅頂之災;司馬庫在魯立人押解途中私自逃跑,而岳母、家人的牽連受刑又使他主動現身,投案自首。這無一不彰顯其嫉惡如仇、敢做敢為、重情重義的特性。
..............................

第二節 批判不良現象與反思人性
同閻連科、余華、賈平凹等眾多有社會良知的作家一樣,對于社會主流意識和普通百姓的精神生活,莫言是極其關注的。正如他所言:“社會生活、政治問題始終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作家不可不關心的重大問題。政治問題、歷史問題、社會問題也永遠是一個作家所要描寫的最主要的一個題材。”①莫言一向言出必行,于是,《天堂蒜薹之歌》《蛙》《戰友重逢》《棄嬰》《爆炸》等一篇篇滿含血淚的誠意之作應運而生。這些作品中,均有軍人形象。莫言透過這些軍人的眼睛去觀看這個污濁的世界,以他們之口道出作者心中之言。因而,在這些軍人形象身上,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莫言對不良社會現象的批判與對人性的反思。
一、批判不良的社會現象,為民慷慨發聲
在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以后,激動的群眾和歡呼的大眾媒體紛紛將莫言捧上了話題頂峰。面對著鋪天蓋地的夸獎與贊美,面對著大眾的肯定與認可,莫言始終謙虛地將自己定義為“農民出身的作家,有一顆農民的心”②,并堅持要“作為百姓去寫作”。其獲獎前的作品,均是這種創作理念的印證。因而,當人民的利益受到侵犯時,莫言自然控制不住內心的憤怒,極力為民發聲!發聲者,在一些作品中,便是軍人!
1987年,“蒼山蒜薹事件”震驚全國,因為部分政府官員的不作為,數千名被憤怒沖昏頭腦的蒜農將縣府駐地團團圍住,打砸了縣府辦公室,造成極大的社會影響。當這轟動一時的消息傳入莫言耳中,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為民代言的使命感迫使莫言不由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他親臨蒼山縣城,實地考察,歷時 35天,寫出了反映民眾訴求、批判社會不良現象的長篇小說《天堂蒜薹之歌》!
然而,莫言對于社會黑幕的揭示還遠遠沒有結束,在短篇小說《棄嬰》中又續寫著嶄新的篇章。軍人“我”在返鄉探親的途中意外撿到一名棄嬰,為了安置這個可憐的孩子,“我”主動去政府尋求幫助,誰料卻同其他求助百姓一樣遭遇公家狼狗的撕咬。不僅如此,政府人員的回答更是讓“我”陷入極為尷尬的兩難處境:將嬰兒放回原處,如若其不幸身亡,殺嬰罪在劫難逃;如若自家撫養,將會因超生而罰款兩千。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的政府工作人員竟企圖用惡狗將求助者趕走,以杜絕百姓前來求助,減少麻煩。他們對民眾的現實困境不僅冷眼旁觀,甚至趁機罰錢,正義公道何在?
............................

第三章 莫言小說軍人形象獨特塑造方法 .................37
第一節 在社會環境中把軍人當普通人來塑造............................37
第二節 用審美的方式塑造軍人形象....................................40
第四章 莫言小說軍人形象塑造原因 .......................44
第一節 外在原因..............44
第二節 內在原因......................50

第四章 莫言小說軍人形象塑造原因

第一節 外在原因
在文學藝術的長廊中,任何藝術形象都不是孤零零存在的,它勢必要與當時的時代環境、政治、經濟等社會因素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系。因此,自莫言開始創作以來,時代環境的變遷加之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交相呼應,共同構成了莫言小說軍人形象創作動因的外在因素。筆者認為,在外在原因中,時代環境、西方現代派文學的影響和學校的重視與培養等三個方面,是莫言小說軍人形象塑造動因之外在原因的主要內容。
一、時代環境的影響
人類猶如一葉渺小的扁舟,在時代環境的巨浪中起起伏伏、跌跌撞撞,命運經常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在政治熱情空前高漲、軍旅文學廣為流傳的時代背景下,莫言這樣一個初出茅廬、年輕稚嫩的軍人受時代環境影響的程度之深可想而知,當然,這也是莫言初入文壇便塑造軍人形象的成因之一。
1976年,21歲的莫言背上行囊離開生養他的家鄉,開始了其較為漫長的部隊生活。21歲,如花一般絢爛的年紀,正是一個青年懷揣著夢想與希望前行的階段,也是其愛國熱情、滿腔熱血噴薄欲出的年紀,善變又極易受到外界干擾,年輕的莫言也不例外。在中國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時代大環境中,長期戰爭環境養成的戰爭心理與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碰撞出激烈的火花,加之政治、文化政策對《保衛延安》《呂梁英雄傳》《紅旗譜》《林海雪原》《鐵道游擊隊》《踏平東海萬頃浪》等軍旅小說的極力宣揚。一時間,軍人英勇威猛、不畏生死的形象席卷全國,深深地烙印在廣大讀者的心中。正是軍人的崇高形象所致,在當時,全國上下掀起了一股入伍熱、參軍熱的浪潮。參軍入伍成為一種時尚,更是一件足以光耀門楣的大事。在這樣極度擁軍、護軍的時代語境中,莫言作為中農的孩子卻有幸參軍入伍,這是何等的榮耀與自豪!于是,在時代環境與經典軍旅文學的雙重感召下,莫言的內心不由自主地向美的軍人傾斜、靠攏。再加上炮火紛飛中,那抹不畏生死、奮起反抗的軍裝藍,那縷奉獻自我,舍己為人的革命紅深深震撼著莫言的心靈。所以,當莫言堅定信念踏入文學大門的那一刻,令其拍手稱贊的美的軍人自然而然成為其創作的目標。為了塑造、呵護心中這一神圣美好的形象,莫言耗盡所有的氣力,發揮極致的想象,極力發現其“美的火花”。
.........................

結語
莫言是一位對軍隊、軍人滿懷深情的作家。21年的從軍經歷已經深深地在他身上烙下了不可磨滅的軍人印記,使其不由自主地將內心的情感傾訴于筆端,塑造了一系列豐富多彩、性格各異的軍人形象。剛剛塑造軍人形象時,莫言筆下的軍人是盡善盡美的。到了 20世紀 80年代后期,西方戰爭文學、西方現代派文學的引入,點燃了莫言的創作之光。他揚棄了受傳統軍旅文學影響的崇高軍人創作觀,在文本中,不再簡單地肯定或否定某個軍人形象,而是從人道主義的視角,發現軍人性格中高尚與卑劣、缺點與閃光的因素,還原軍人作為普通“人”的復雜面貌,塑造出了形象豐滿復雜的軍人形象。自八十年代中期以降,一群或堅強勇敢、無私奉獻,或乖張無賴、油滑猥瑣的軍人形象在莫言筆下誕生,進一步打破了傳統軍旅文學影響下大眾對軍人的形象、性格定位,以豐富多彩、性格鮮明的形象壯大了當代文學人物畫廊中的軍人隊伍,極大地豐富了當代文學的藝術畫廊,特別是其豐富多元創作手法的運用以及對軍人的獨特定位,更是將軍人形象推上了更高的歷史舞臺。當高馬、王四、錢英豪、司馬庫、孫不言等矛盾復雜、弊病連連的軍人在文壇上引起軒然大波的時候,莫言寄寓軍人身上的諸多人道主義的思考與探究同樣值得關注,因為莫言借助對軍人形象的塑造,蘊含了多種意念和情思。作為一名有社會良知的作家,主流意識的弊病與社會現實的黑暗一直是莫言關注與抨擊的對象,作為一名熱愛和平的軍人,揭露戰爭殘酷、荒謬的本質,關注退伍軍人的生存境遇,展現當代軍人生存壓力下的精神世界及人性異變是莫言不可回避的責任與使命。正是軍人、作家雙重身份的交織,使得莫言筆下軍人身上的內涵由簡單純粹向豐富多元化方向發展。而莫言鐘情于軍人形象的塑造,當然與其有濃重的軍人情結有關,也與其復雜的創作心態以及時代環境、學校培養及西方現代派文學的影響分不開。與其他作家筆下的軍人形象相比,莫言塑造的軍人形象呈現出美感的多元化。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16796.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查找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 点点币犯法吗 凤凰11选5稳赚计划 14场胜负彩比赛比分 3d体排列5开奖结果 178彩票网官网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网站下 2011年捕鱼达人 炸金花下载 极速赛车双面盘计划 买理财产品注意事项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11选5计划软件 十一 比分直播188足球网 六肖中带狗赔 股票配资论坛b互利计划 重庆时时彩-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