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論劉震云對生存困境的書寫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7-28 論文字數:24114字
論文編號: sb2017072414574216784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文學畢業論文,筆者認為劉震云的小說在揭示生活、權力、歷史真相的同時,更探討了生存的意義,及普通大眾在面對生存困境時的尷尬、困頓和無奈。
第一章荒誕現實下的艱難呼吸
 
第一節體制規訓下的生存之累
?威廉巴雷特說過:"在一個只要人高效率地履行其特定的社會職能的社會中,人就變得等同于這個職能,他的存在的其它部分則只允許其抽象地存在一一通常是被投入意識的表層之下并被遺忘”。這種思想在劉震云的創作中不斷得到深化,反映在他的新寫實小說中就是,人在社會體制的擠壓下,只能作為職能的一部分存在,而自我通常被投入到表層之下并被遺忘和丟棄。體制是一個抽象的規則系統,它只有和具體的人群結合起來,操縱著具體的關系并行么于具體的事件過程時我們才能清楚地感知到它的存在。小林一家的卑微、困頓正是官僚制統治下社會生活的縮影。處在社會底層無力改變生存現狀的小人物只能被強大的外部體制所規訓,直至呑嗤,最后完全喪失了自我,與外部世界妥協,在生活中清醒地沉淪。
一、體制對個性的磨損
?通常我們所說的規則是指在日常生活中調節或者旨在調節、規范人們行為的一種要求,實質上,規則就是我們日常為人處世的行為規范。相應的,中國的官僚制度為了維護自身各層級之間的正常運作也會為自己的制度建立一套運行規則,而處于這些規則之中的人就必須要遵守這些規則,只有遵守規則,才能在體制中存活,相反,就要被規則逐出體制。送些規章制度在保障了自身體系正常運作的同時,也把人入到了這個巨大的體系之中,但是人不是機器,人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識,一旦人的意識惇離體制而存在時就會陷入保持自我與接受規訓的尷尬處境,那么在生存還是毀滅的問題上,劉震云的新寫實系列小說給了我們一個清晰的闡釋。?
.........................
 
第二節言說的窘境
遠古時代,人們的語言和心靈之間存在著高度的契合和統一,雖然這種契合是低層次的。但是,隨著文明的進步,語言學也有了相應的跨越式發展,這時語言的形成不再依靠單一的方式,而話語和心靈之間也形成了新的關系,比如語言和心靈之間那種低層次的契合與統一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語言與屯、靈之間高度地不統一。海德格爾在《論人道主義》一書中提到過語言是存在的家,不是人"持有"語言,而是語言"持有"人,是人被"賦予"語言。海德格爾在這本書中對語言與存在的關系做了非常詳實的探討,他認為語言作為一種媒介,將存在展現為一種具象的東西,從而明確了人與存在的關系。日常生活中,語言作為存在的方式,在人們的生活中起著不可忽視的作用。人們一切最基本的生活生存方式都要借助語言,其中包括各種矛盾的爆發和解決等。劉震云正是因為對"說話"有了徹底地認識,即言說是個體存在的一種方式,才使他的小說在表現言語捆綁下的精神困境時更具有存在意義。話語捆綁下的精神困境主要體在兩個方面:一是人自身的存在感缺失,二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失敗。
一、漂泊的存在感與"說話"補償
存在分為物質存在和精神存在,而我們通常說的存在感則是一種精神存在即精神行為,這種行為主要是通過他人的認可和尊重而得到的,個體在這個過程中獲得自我身份的確認、自我的存在感和自我的精神滿足。但是并不是每個人都能通過他人的肯定、尊重和理解而獲得存在感,獲得存在感的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人,而大部分人都處在一種尋求理解,尋求存在感的境遇中。在經濟轉型且迅速發展的社會中,人們的價值觀也發生著巨大的改變,趨向錢、權、利的價值觀使每個個體的存在感大大減弱甚至接近于零。事實上,即便擁有了豐富的外在東西,個體精神上的滿足感和個體的存在感依然無法得到,因為存在感與這些外在的東西毫無關系,而那些自以為擁有這些就擁有存在感的人事實上是在自欺欺人。存在感是人精神上的一種體驗,是一種純粹的精神活動。
...........................
 
第二章歷史輪回中的存在之思
 
?第一節權力的魔影
?一、政治權力壓迫下的生存尷尬
劉震云從早期創作起便開始了對權力的關注,例如《官場》、《官人》等小說直接把批判的矛頭指向官場和權力,揭示了權力在嚴密的體制之中的運行規則;到了新歷史時期,劉震云更是不遺余力地書寫著權力的真相,《頭人》和《故鄉天下黃花》中,劉震云以犀利的筆觸解開了民間權力運作的真相,并描述了被權力擠壓的眾生相。縱觀劉震云的創作,權力就像一只巨大的手,在無形之中操控著人們的行為,而處于權力籠罩之下的小人物們,無論是手掌大權的官人還是手無寸鐵的百姓,他們都逃脫不了被權力異化的困境。
《故鄉天下黃花》中,劉震云以故鄉作為書寫的空間,以故鄉歷史作為書寫的框架,解構了籠罩在民間的權力。作為《頭人》故事的延伸和繼續,《故鄉天下黃花》寫的依然是村里兩家為爭奪村長而展開的一系列仇殺,解放之前孫李兩家為爭奪村長的位置明爭暗斗,死傷無數,解放后孫李兩家仍然沒有停止明爭暗斗,只不過這一切是舉著革命的大旗進行的。爭斗的目的不過就是誰當村長,因為當了村長就擁有了權力,有了權力就可w隨便吃哪家的小雞或者兔子。掌握權力的孫李兩家為了村長的職位殺紅了眼,但他們在享受權為帶來的利益的同時也受到了權力的反攢,當上村長的人得隨時承受被殺害的風險。所以即便他們擁有權力,但依然受權力的牽制,處于受權力壓迫的生存尷尬中。孫李兩家權力爭奪中,流血犧牲最多的卻是一些無辜的民眾,無論爭奪的結果如何,他們都無法從中獲得相應的權益,但是爭奪權力的過程卻需要他們的鮮血,這些被權力壓迫的民眾是權力爭奪最直接的受害者,他們應該聯合起來反對掌權者,但是可悲的是,他們沒有因為被壓迫而痛苦,更談不上反抗,反而被權力異化成了權為的幫兇。小說中,孫家和李家不斷廝殺,交替掌權,而馬村的百姓則是誰掌權跟誰,誰有權力就聽誰的,他們像一群墻頭草一樣,隨著權力的流轉而始終倒向權力的一邊。"畢竟都是見利忘義的小人,但也沒有好慚愧的"。人格操守、主體意識在他們身上不復存在,他們的精神只剩下一片蒼白,所當延津對曹操沒有利用價值進而想退出延津并把延津人民扔給袁紹的時候,他們仍向曹丞相表白;"丞相你不要走,你留一留,我們不怕;只要跟著你,死也心甘"權力成了劉震云作品中民眾永遠無法掙脫的巨網,他們在與巨網的不斷碰撞中適應它進而屈從它,權力成了他們永遠逃不開的生存困境。
.........................
 
第二節人性的異化
"異化"是一個哲學范疇的概念,馬克思認為,異化是生產為反過來限制甚至統治生產關系的一種現象,也就是說物質或者精神生產反過來統治人的現象。在劉震云的小說中,物質資料匿乏的生存圖景比比皆是,而個體在物質匿乏的狀態下為了生存不得不做一些違背人性的行為,正是這種物質的匿乏直接導致了人性的異化。按照薩特的存在主義觀,世界是一個荒謬的存在,而個體的存在又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在這個荒誕的世界面前個體始終處于被動的狀態,所以在面對這個荒謬世界的時候個體的選擇也會呈現出荒誕性,個體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被荒謬的存在異化的。
一、物質資料匱乏下人性的異化
?劉震云的寫作是從故鄉敘事開始的。"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對故鄉的感情是拒絕多于接受。"劉震云小時候被爸媽送去農村的姥姥家撫養,可以說劉震云的童年是在鄉村度過的。正是因為童年鄉村生活的經歷,所鄉間的生死、鄉間的匱乏及流轉于鄉間主地上的感情都給劉震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雖然劉震云后來到了木城市生活,但是童年的記憶卻一直伴隨著他,所以在其創作中我們始終都能看到劉震云字里行間的民間情懷。但凡提到鄉間,物質的匿乏及物質匿乏下人們異化的生存狀態都是不能繞過的一個話題。在其歷史小說中,劉震云將莊嚴的歷史庸俗化,從物質角度出發思考歷史中的權力爭奪及歷史中的人,進而將宏大歷史還原到物質層面。
..........................
 
第三章書寫生存困境的芝術技巧..........26
第一節零度敘事...........26
第二節荒誕敘事............29
 
第三章書寫生存困境的芝術技巧
 
第一節零度敘事
由法國文學理論家羅蘭巴爾特提出來的一種被稱為零度敘事的手法,最早見于由他1953年撰寫的《寫作的零度》一書中。薩特在50年代提出的文學功利性的介入理論在文壇上頗受推崇,而己爾特的這部作品卻是反其道而行之,這也使得巴爾特在文藝批評界開始嶄露頭角。零度寫作方法除了理論本身的價值之外,很大程度上還與它的實踐性有關,這使其在半個世紀的時間內歷久彌新。長期來,法國的"反傳統小說"堅持零度敘事的創作原則,自七十年代末期,中國的文藝界開始接受這種思想。這一時期,理想主義的寫作手法已經無法滿足人們的精神需求;而先鋒派對修辭技巧的過分迷戀也難符合眾多讀者的閱讀需求;新生代、新新人類、后現代主義等派別作品的無中心、無價值、不知所云與徹底解構的創作傾向實際上是在消解文學的審美特征與價值意義。因此所有的矛盾不但未能得愛解,反而使文學界呈現出更為嚴重的焦躁、浮夸及不安的情緒。新寫實派應文壇的需要而生,它將對思想情感的表達和對生存真實審視的零度把握實現了完美的結合,找到了處于平衡狀態的關鍵即零度敘述。?
......................
 
結語
由于市場經濟的發展和消費者價值觀的改變,文學創作也發生了以"相應"的改變,由開始的文由心生、以良知說話轉變成了讀者和市場為風向標、以社會和經濟效益為驅動的一種文學活動。如此,快餐式文學便應運而生。指導思想的不正確導致創作出來的文學作品文理粗淺、流于表面形式,內容空洞、且言之無物。許多作家為了作品的市場效益,不惜放棄自己的良知和素養,去寫迎合市場的通俗讀物和雞湯作品,甚少走心,處處都是營銷的套路,作家的責任感和良知更是蕩然無存。劉震云作為當代文怯的一股清流,甚少寫沒營養的作品,他的作品一直堅持良必書寫,以自己的一己之力探討這個社會的現象和人生的意義,并對整個人類的生存進行著不懈地思考,始終踐行著"文學"即人學的創作理念,所以他的作品才能在時間的砥礪中,顯出自己真正的價值。劉震云的民間立場、民間敘述以及對普羅大眾生存境遇的關心,充分顯現了自己的人文情懷。
在筆者對劉震云的作品進行梳理和總結后,得到以下的結論:劉震云的小說在揭示生活、權力、歷史真相的同時,更探討了生存的意義,及普通大眾在面對生存困境時的尷尬、困頓和無奈。在早期的新寫實時期,劉震云棚棲如生地摹寫出了當代人的日常’生活,以及庸常存在對我們精神存在的各種磨損。《單位》中被體制規訓的人生是小林們怎么也逃不掉的困境,而《一地雞毛》中的小林不僅逃脫不了被體制困住的生活,就連精神領域也淪為了赤地,當小林的生活被烤鴨和啤酒、入黨和房子所的時候,詩歌和足球也就成了他永遠無法到達的遠方。自從進入新世紀以來,小林們依然頑強地生存在這繁華而又唯雜的世界之中,經濟的飛速發展在給人們帶來豐富物質世界的同時也在為人們編織著新的牢籠,使人們的精神世界陷入更深的困境。?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16784.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查找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