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方方底層寫作的演變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7-30 論文字數:27569字
論文編號: sb2017072212534916772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文學論文,本文以底層寫作的角度切入方方的寫作,這未嘗不是對這場思潮的觀照和展望。關注方方30年多年來的創作實踐,無疑為底層研究提供豐富的、可闡釋的資源。
第一章體驗感悟式底層寫作(1982-1985)
 
第一節“裝卸工”形象系列
?驗轉化成豐富的情感感受寫到作品里。美國作家海明威曾經說過:“小說中的人物不是靠技巧編造出來的角色,他們必須出自作者自己經過消化了的經驗,出自他的知識,出自他的頭腦,出自他的內心,出自一切他身上的東西。”毫無疑問,底層經—方方創作題材中的寶貴財富。在方方創作的早期階段,她的作品中有部分屬于“裝卸工”題材,我們把這一題材歸為底層寫作。《“大篷車”上》《啊,朋友》《看不見的地平線》《司機秦大寶》《滾兒》《尋找的故事》這些作品都有著底層的影子,作品主人公大多是裝卸站工作的青年,在筆者看來,這群人物構成了方方早期作品中一個獨特的“裝卸工”形象系列。
裝卸工通過出賣勞動力進行搬運或裝卸。他們是方方在創作初期最先關注的底層群體。在多篇以裝卸工為題材的小說中,方方以記錄裝卸工日常的工作、生活為主,展現他們簡單、平凡的內心世界。
方方曾是一個詩歌愛好者,在大學期間,她在《詩刊》上發表的詩歌《當我拉起班車》獲得了一等獎。這首詩基調樂觀、積極,刻畫了一個辛苦勞作的裝卸工形象。由于編輯朋友的建議,方方的創作方向從寫詩轉向寫小說。《“大篷車”上》是她初涉文壇發表的第一篇小說。《“大篷車”上》通過記錄底層工人上下班的一段日常生活經歷,真實地表現出了底層工人樂觀的生活狀態。這群底層工人相互傾吐著生活中的牢騷,在嬉笑貧嘴中獲得暫時的愉悅。
這位知識女性(業余作者)無疑是整篇小說的亮點和關鍵。突然闖入的知識女性發現并記錄下這群青年的“可愛”。她在報紙上發表了《姑娘,去愛他們吧》的報道。這篇報道從正面肯定了這群青年的價值,提升了青年們的自信,激勵著他們積極向上,利用業余時間讀書,參加培訓,不斷提高自我。這位知識女性用寬容、善良去啟發和感化這群青年人。
.........................
 
第二節探索底層人性之迷
?對于人性這一話題的探討,不同的文化之下形成了不同的人性論。對于文學來說,“文學是人學”,文學是人類情感的表達,而人性是文學永遠的主題。中國現當代文學之中,無論是五四時期的新文學還是新時期之后的思潮流派,都離不開對人性問題的探討。如果單純的從“性本善”或“性本惡”來定義人性的話往往會陷入二元對立的單一局面,我們還要留意那些善惡交織的灰色地帶。
?底層文學作品中同樣涉及到人性中或明或暗的一些事實,表現出的人性之“惡”并非這個群體獨有。底層文學重點關注人性是因為當底層遭遇生存的困境時,人性的復雜得到更強烈的凸顯。當物質生存降到最低,底層未必不會走上極端的道路;當切身利益遭到掠奪時,底層未必繼續沉默;當他人陷入危難時,底層未必會生出援助之手。
方方在早期的一類作品中進行了對人性之謎的探索。1983年一1985年,方方集中創作了《司機秦大寶》《滾兒》《一棵樹》《制片主任》等作品,這些作品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將關注點放在“人”身上,展現出人性的復雜。例如方方因為面臨畢業分配,寫了《走向遠方》這篇小說。這篇小說是方方作品風格“由單純的適宜的人性亮點的捕捉與拼接,轉而對人性多樣化復雜性的透視與剝離。”借著小說,方方發出了“世界上頂頂復雜的就是人”、“人,真是個迷”的感慨。這個階段,方方將人生經歷的感悟轉融入創作,思考著“人”,通過小說創作重新認識“人”。底層經歷讓方方可以更好的了解底層但不能復制他們的苦難。在這些作品中,對人物的塑造大多還只是表面,雖然也有少數幾個展現出了人性復雜的一面,但也僅僅只是作家自己針對經歷發出的一些人生感悟,作品缺乏相對豐富性的內涵闡釋因而大多并沒有成為研宄重點。
.........................
 
第二章底層寫作的零度呈現與情感隱藏(1986-1999)
 
?第一節書寫底層的生存空間
?生存空間不僅是指外在的具體的物質符號建筑,也包含底層內在的生活狀態,是物理性與社會性的統一,具有更深刻的內涵。人的物質性就決定了人必須占有一定的生存空間。人置身于空間中生產、活動,因此生存空間與人的社會生活密切相關。“生命存在,生存活動和生存境遇,說到底就是生存空間的問題。喪失生存空間就意味人失去著安身立命的基礎。
?生存空間對于底層來說是最基本所在,底層的活動離不開生存空間的依托,生存空間極大地影響著人物的心理及精神面貌。在這些作品中,我們發現方方對底層生活空間的靜態描寫,并沒有摻入自己的個人情感,無論是她筆下《風景》中丑陋、狹小酌底層生活,《落日》里面相互推卸責任造成祖母無人收留的局面,還是《黑洞》里親—對住房空間的“爭奪大戰”,方方將生活本相還原到最真實地一面,記錄和書寫著殘酷。
(一)地域空間
?縱觀整個文學史,許多文學作品都體現出了獨特的空間地域特色,老舍筆下的“北京”,張愛玲筆下的“上海”,沈從文筆下的“湘西”,莫言筆下的山東“高密”……勒內韋勒克在《文學理論》論述:“偉大的小說家們都有一個自己的世界,人們可以從中看出這一世界和經驗世界的部分重合,但是從它的自我連貫的可理解性來說它又是一個與經驗世界不同的獨特的世界。地域空間即是作家深深扎根的現實土壤,又為作家的文學創作提供想象的資源。?
許多底層作家將故事定位于特定的地域空間,比如陳應松筆下的“神農架”山區,劉慶邦筆下的礦工場地等等。方方將文本中底層人物的生活空間定位在城市之中,這便擴展了對底層世界的想象空間。“因為我就是吃武漢的糧、喝武漢的水、呼吸武漢的空氣、吸取武漢的營養長大的,無論我寫什么,我都會帶著武漢的氣味,這種味道就是漢味。”自小方方隨父母遷至武漢,之后一直居住在武漢,現在她已經在武漢生活50多年,武漢對于方方來說,不僅單單是地域上的區分,武漢的人情,武漢的風貌早已成為她的一部分,更成為她作品的一部分。方方將作品中的空間地域設置在武漢,小說圍繞著武漢進行書寫。同時,方方對武漢的歷史有著濃厚的興趣,例如她筆下的《武昌城》《民的1911》等作品都涉及到了武漢的歷史。
..........................
 
第二節書寫底層的物質壓力
 
評論界對“底層”沒有統一的明確的定義,但每次定義肯定都離不開“貧窮”這個詞。貧窮、廣乏的物質壓力是每一個底層共同的生活底色。底層寫作的作家在進入底層這個群體時,必先要對底層的外部狀況(物質層面)進行觀照。
《風景》發表于1987年,而1987年正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初期階段。商品經濟日漸繁榮,人們的物質占有越來越豐富,然而這些都不屬于底層。尤其自1990年之后,隨著中國有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改革的不斷深化使得中國社會結構發生了變化。2002年社會學家陸學藝主編的《當代中國社會階層研宄報告》出版,底層這個群體引起人們的關注。在書中研究者根據以職業分類為基礎,以組織資源、經濟資源和文化資源的占有情況為標準把當今中國的社會群體劃分為十個階層,在社會結構中較低層次的部分即為“底層”。底層絕大部分處在貧困狀態,維持基本的生活就很吃力,更不用說在精神方面的享受。這部分人群包括商業服務業員工、產業工人、農業勞動者和城鄉無業、失業、半失業者。在這個群體中,城市底層人員在逐漸增加。一方面是由于失業、下崗人員增多,另一方面是來自進城務工人員的增多。
底層作家羅偉章的《我們的路》、陳應松的《太平狗》、孫惠芬的《民工》等作品,都是以進城務工人員為主要敘述對象,同別的底層寫作的作家不同,方方更多的是關注底層中的市民生活。'‘底層是一個巨大的范圍,是金字塔最寬廣的底座,除了農村,還有城市這塊巨大的底層,比如文化底層,商業底層,等等。而時下文學作品所關懷的底層似乎有厚此薄彼之嫌,寫農民進城打工的多,寫發廊餐館的多,卻忽略了那些出入辦公大樓看似新鮮亮麗的小人物……”但是,無論城里城外,底層都面臨著同樣的物質貧困問題。城市之中,貧富兩極分化,對立鮮明。城市底層每天為了基本的物質保障而奔波,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永遠無法擺脫生活給予的負擔,只能卑微的活著。方方在作品中更多的關注的是城市底層,尤其是他們面臨的物質貧困,例如《風景》《落日》《黑洞》等作品。在這些作品中,方方堆砌了最常見、最普通的生活片段,這些片段看似日常卻折射出了那些掙扎在生存線上的底層所面臨的柴米油鹽的辛酸和苦悶。此時的方方充當了一個觀察者和敘述者的身份,她以冷靜的面孔還原底層生活本相。?
........................
 
第三章底層寫作的溫和情感與意義升級(2000年至今)............27
第一節由關注底層個體到關注底層群相........27
第二節融入作家對底層出路的探尋與思考...........31
 
第三章底層寫作的溫和情感與意義升級(2000年至今)
 
第一節由關注底層個體到關注底層群相
底層是一個龐大的群體,作家筆下描繪出來的底層人物并不能涵蓋真正的底層,但是透過作家的描寫,我們了解到了各式各樣的底層。有進城務工的農民工,常年要深入地底下的煤礦工,城市下崗職工,賣淫女性等等。他們的出現聚合成新歷史背景下的“時代人物”。
這個階段,方方的底層寫作題材不斷擴展,關注的底層對象也更加豐富,有底層女性,大學生“蟻族”,底層智障小人物等等。方方的底層寫作豐富了底層人物形象,她沒有將底層僅僅局限于一個人,而是放在更廣闊的城市底層群體之上,書寫了更多類似于卡夫卡式的典型小人物。
方方的底層寫作從關注個體生存向關注底層群體生存擴展。隨著關注對象的擴大,作家對苦難的關注由一己一人的物質精神“小”困境轉向群體的共同旳“大”困境,將審視底層目光從傳統市民的日常瑣碎轉向對社會底層群體的宏觀把握。“正因為這種常態化和規律化,所以他們的苦難生活、他們的悲劇命運具有了典型意義,具有了“類”的意義,具有了引起療救注意’的呼喚意義。”如果說《落日》《風景》《黑洞》是關注底層個人或家庭的困境,那么新世紀的《中山北路空無一人》《聲音低回》《出門尋死》《涂自強的個人悲傷》等作品觀照的是底層群相。《中北路空無一人》里的鄭富仁雖然是下尚工人里面的一個普通個例,卻反映出整體下崗工人的生活狀態;《聲音低回》則將目光放到弱勢群體,方方在小說背后引申出了貧富對立的社會問題;《出門尋死》《萬箭穿心》《奔跑的火光》等一些作品,可以看作是對底層女性的關注。本節將著重分析兩類突出的底層形象——“下崗工人”和“大學生蟻族”。
.........................
 
結語
?不可否認的是,底層文學"不僅在思想上具有先鋒性的探索,而且在藝術上取得了豐碩的成果。”近些年來,隨著作家、讀者、評論者逐漸從“底層”現場離場,底層文學的發展越顯乏力。當然令人可喜的是,仍然有部分作家繼續著底層寫作。方方就是其中的一員。以底層寫作的角度切入方方的寫作,這未嘗不是對這場思潮的觀照和展望。關注方方30年多年來的創作實踐,無疑為底層研究提供豐富的、可闡釋的資源,尤其是新世紀之后,《萬箭穿心》《涂自強的個人悲傷》《水在時間之下》等作品的發表,這顯示出方方底層寫作更加豐富和成熟。?
一個作家的創作活動有時會帶有一定的連貫性,方方的底層寫作就是在連貫性的基礎之上,實現著不斷的豐富和突破。方方的底層寫作并不是一成不變的,她對待底層的態度也隨著她年齡增大和思考的加深呈現一個變化的過程,我們需要用整體的眼光和全面的觀照加以把握。早期階段,方方的底層寫作基于經歷和感悟之上,更多的是書寫作為底層裝卸工“自己”的所見所思。在轉型和過渡階段,方方更多的是作為旁觀者,冷眼觀察底層,描繪底層,展示底層。在新世紀中,方方通過底層寫作進入底層,在其中融入對底層的關懷和思考。知識分子身份要求她冷靜地感受底層的生存狀況并對底層的出路作出思考和探索。這個階段的底層寫作已經超越了之前在“新寫實”之中單純的塑造和展示底層,而是將溫情關懷注入底層。同時,方方由對底層個體的關注上升到對底層群體的關注,展現出來的人生困境既是個人的又是大眾的。方方在“悲憫”與“關懷”的二維上完成了她的底層寫作。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16772.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wenxuelw/)查找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