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pc蛋蛋单双最多会连开几期

株洲農村金融扶貧問題及對策研究

來源: www.dcfrg.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7-06-17 論文字數:28547字
論文編號: sb2017060908495316601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工商管理論文,本文試圖通過理論上的梳理和和株洲金融支持精準扶貧案例的經驗總結,針對農村貧困地區金融資源配置不合理的現狀,通過構建多層次多維度的模式體系、評價指標。
第 1 章 緒論

1.1 研究背景和研究意義
1.1.1 研究背景
貧困問題一直是世界各國尤其是發展中國家都面臨的一個難題,如何消除貧困一直以來都是各國政府和學者關注的一大課題。尤其是我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改革開放以來,經濟一直保持高速增長。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顯示,截止到 2016 年年底,我國 GDP 將達到 17.632 萬億美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是貧困問題也隨著一直伴隨著我國的經濟發展,并且日益凸顯,基尼系數高企,城鄉居民收入倍差達到 2.73。我國的城鄉收入不平等程度已經超越了美國和大多數同等發展水平國家。為解決貧困問題,國家從來不遺余力。自 1978 年改革開放以來,先后推動了體制改革推動扶貧、大規模開發扶貧、攻堅扶貧、精準扶貧等多個階段,我國是世界上減貧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世界上率先完成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國家。這一舉世矚目的成就,在世界范圍內絕無僅有,因此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贊譽和高度評價。
當前,我國把扶貧、脫貧工作擺在“十三五”工作的重中之重。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重在提高脫貧攻堅成效。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是解決貧困問題的戰略決策和實踐,彰顯了我國領導人對扶貧工作的高度重視,是我國人民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切實可行途徑。作為國家扶貧的主要手段,金融支持被期望以“造血式扶貧”的方式徹底解決貧困問題。尤其是在脫貧攻堅階段,返貧和頑固貧困問題發生率高,充分發揮金融的功效,提高金融扶貧效率、優化金融扶貧手段,既能實現貧困人口的降低,更應保證金融機構自身的可持續發展。人民銀行在金融扶貧的工作中一直扮演著政府的角度,對金融扶貧的信貸投入、融資結構、組織體系、服務水平等具有監督管理義務。全面推進扶貧開發金融服務工作,如何推進精準扶貧、推進精準扶貧在這樣一個全國精準扶貧背景下,結合本人在人民銀行近幾年工對扶貧工作的經驗,以湖南株洲為代表,研究包括羅霄山貧困區的茶陵、炎陵以及株洲市其它縣域的金融扶貧問題,探索株洲市金融扶貧的新路徑。
..............................

1.2 國內外相關研究文獻綜述
1.2.1 扶貧與脫貧相關研究
目前有關扶貧的研究主要圍繞經濟增長模式以及導致貧困的根源,包括物質資本、人力資本的缺乏、社會文化等方面。貧困循環理論認為貧困實質上有資本上的需求,但是資本供給的缺乏導致難以從貧困的陷阱中脫離(Nurkse,1953)。在貧困者擁有的較低收入水平下,人均收入的邊際產出增長較低,人口同步增長,人均收入的增長最終會被人口的增長抵消,即低水平均衡陷阱(Nelson,1970)。發展中國家的減貧工作基本上遵循一種優先發展主導產業進而帶動其他產業發展的非均衡發展模式,將資本集中于某一主導產業,主導產業發展可以推動其他產業的投資,以此來減貧(Hirschman,1991)。事實上,制約貧困地區發展最根本的要素還是資本的缺乏,對于貧困地區而言,經濟的增長缺乏資本的發動,以致于難以改變落后的狀況(Schultz,1992)。聯合國的發展研究報告(2002)認為,貧困人口在經濟增長中獲得的利益有限,更多的是需要一種制度上的安排來保障貧困人口的權益。世界銀行的研究報告(2009)指出,應提高貧困人口參與市場、參與社會的頻率,獲得更多的交流機會,通過社會與醫療保障,消除貧困人口在發展過程中的制約,完善基礎設施建設,提高貧困人口的生活質量,可以引入信貸、項目建設等,增強貧困人口的脫貧能力和自我發展能力。
在國內的研究中,基于生活質量因素的評價視角,可將貧困劃分為制度貧困、區域貧困和階級貧困三個主要的類型(康曉光,1995)。制度貧困主要由于制度安排缺失、未到位及誘發負向效應造成的貧困現象,區域貧困主要由區域自然條件和社會發展的差異化導致初始稟賦不足造成,而階級貧困主要是指,在制度安排、自然條件基本相同的情況下,個體身體素質、教育程度、初始稟賦及社會關系等方面的不足造成人們獲取有限資源的能力較差最終致貧的狀況。此外,基礎差、能力低、基本權利缺乏保障也被認為是農村致貧的主要因素,基于這一視角,也可以將貧困分為環境約束型貧困、能力約束型貧困和權利約束型貧困(黃承偉,2001)。由此,一部分研究主要基于自我發展能力視角展開,并提出了政府主導的扶貧開發存在效率較低的觀點,指出扶貧開發加劇了貧困人口的“政府強依賴性”,最終致使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不足,區域貧困現象凸顯,扶貧開發邊際效益遞減,因此扶貧開發的工作重心應向培育貧困人口的自我發展能力轉變(王科,2008)。也有一些研究指出,財政轉移支持扶貧開發的做法難以達到預期目標,甚至制約了扶貧開發進程的推進(王曉敏,2009)。而財政支持扶貧的研究也引出了另一種觀點,即以財政支出為主要手段的政府單向扶貧開發工作使得國家扶貧資源失衡加劇,而專門的扶貧部門結構科層化使得政府主導扶貧成效不足。由此以來,扶貧開發工作必須堅持培育內生發展的方式進行,內生發展的方式亦有利于形成產業化連片突破貧困(張立群,2012)。其中,調整產業結構是根本,發揮資源優勢是基礎,培育新型農民是關鍵,革新政策機制是保障。當然,以自然資源為主的初始稟賦仍然被認為是脫貧的主要動力,地方政府應完善地區經濟的發展策略,充分發揮區位優勢,緩解區域貧困現象(歐海燕,2015)。
...............................

第 2 章 農村金融扶貧的理論基礎

2.1 單維度致貧因素分析
貧困是發展經濟學中的核心問題。在對貧困形成的最初研究中,大部分結論發軔于學者對貧困表象的直接觀測并得出的感性表述,即貧困形成的重要原因是“初始稟賦缺乏”,并通過代際傳遞形成“惡性貧困循環陷阱”,隨著對貧困問題研究的深入,一些理論研究從制度、機制及權利等更深層次的角度研究貧困發生的根本原因,本小結將對這兩種貧困形成的理論進行闡述。
2.1.1 初始稟賦缺乏致貧
早期的研究認為,環境惡劣與資源匱乏所導致的物質和人力資本缺乏被認為是貧困發生的直接原因(Townsend,1994),物質和人力資本缺乏致使發展中國家陷入貧困惡性循環,并以此為支配與若干個相互聯系和相互作用的“惡性循環”進一步加劇貧困狀態(Ragnar Narkse,1953),貧困狀態在沒有外力(資本的注入等)作用的情況下將持續均衡。納爾遜(R.R.Nelson,1956)提出了“低水平均衡陷阱”理論。他認為,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表現為人均收入處于維持生命或接近于維持生命的低水平均衡狀態,即所謂的“低水平均衡陷阱”。陷入“低水平均衡陷阱”中,任何超過最低水平人均國民收入的增長都將由人口增長所抵消,因此,發展中國家必須加大資本投入,以使投資與產出增長超過人口增長,突破“低水平均衡陷阱”。著名的貧困問題研究學者岡納 繆爾達爾(Gunnar Myrdal,1957)提出了“循環積累因果關系”理論,來解釋不發達國家因收入低下而導致的貧困循環。繆爾達爾認為,社會經濟發展的過程是一個動態的系統,其中,各種因素互相聯系,互相影響,互為因果,呈現出一種“循環積累”的發展態勢,即一個因素發生變化會引起另一個因素發生相應變化,形成“累積性的循環”。貧困循環的過程是貧困地區的貧困人口由于收入較低,導致生活質量低下,進而影響其溫飽和營養水平,以及醫療衛生狀況惡化,影響健康水平。營養與健康水平不足,進一步造成人口質量低下,降低勞動力素質,最終導致勞動生產率的低下。勞動生產率低下又導致當地收入低下,從而開始新一輪惡性循環。

.............................

2.2 多維度致貧因素分析
正如前文所述,貧困發生的根本原因在于貧困人口的權利與能力缺失,本節從回顧阿馬蒂亞·森的權利方法著手,提出基于權利與能力視角的扶貧理論。另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是在扶貧工作中的返貧現象嚴重,而通過制度安排和機制設計擴張貧困人口的“權利集”將遏制這一現象。
2.2.1 阿馬蒂亞·森的權利缺失貧困理論
制度本質上是一系列權利的組合。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在其著作《貧困與饑荒——論權利與剝奪》中采取“能力方法”研究貧困問題。假定 Ei為社會中第 i 人的權利集合,這一權利集合就是可供選擇的商品組合所構成的集合,Ei 由個人資源稟賦和交換權利映射所決定,個人資源稟賦是“所有權”,交換權利映射則是將“所有權”轉換為一個交換權利集合的對應關系。在個人資源稟賦給定的前提下,交換權利由五個因素決定:第一,個人是否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工作時間是多長,工資是多少;第二,個人出售非勞動資產能夠得到多少收入,購買所需花費需要多少;第三,個人勞動力以及所掌握的生產資料能夠生產什么;第四,購買生產資料的成本是多少,最終收益是多少;第五,個人有權享受的社會保障福利以及他必須繳納的稅金等。當交換權利集擴張時,某個人進入富裕的均衡之中;當交換權利集收縮時候,某個人將陷入貧困。
由于權利方法存在難以界定等缺陷,阿馬蒂亞·森將交換權利集具體為“可行能力”,一個人的可行能力指的是此人有可能實現的、各種可能的功能性活動組合,基于這一視角,認為貧困的發生是由于“可行能力剝奪”,而不能以收入低下來識別貧困。我們基于“可行能力”的視角對交換權利集進行進一步分析,交換權利集可分為參與生產權利和產出分配權利兩個維度:參與生產權利為個人i 可以參與市場經濟的能力,我們將其抽象為參與權;產出分配的權利為經濟系統的產出如何分配,可分為兩個層次,一是參與經濟系統生產個人 i 的分配能力,
二是非參與生產個人 i 的分配能力,我們將參與生產個人 i 的分配能力抽象為收入權,將非參與生產個人i的分配能力抽象為保障權。值得注意的是,阿馬蒂亞·森提出:社會保障制度也可以在“E—映射”中得到體現,社會保障制度相當于提供了一個人按最低工資受雇于政府的選擇機會。
.................................

第 3 章 株洲農村金融扶貧的發展現狀及問題分析.........................14
3.1 株洲縣域貧困情況及金融需求.....................14
3.1.1 株洲市縣域農村人口貧困情況............... 14
3.1.2 縣域脫貧資金需求情況.................... 15
第 4 章 基于連片特困區的株洲金融扶貧案例分析.........23
4.1 數據來源與調研設計.......................23
4.1.1 數據來源......................... 23
4.1.2 調研設計............................. 23
第 5 章 優化株洲農村金融扶貧的政策建議.........................41
5.1 形成產業規模增強株洲貧困地區的金融資源承載能力............................41
5.1.1 突出發展特色農業................. 41
5.1.2 深入挖掘旅游資源...................... 41

第 4 章 基于連片特困區的株洲金融扶貧案例分析

4.1 數據來源與調研設計
4.1.1 數據來源
本文選用的數據來源于中國人民銀行株洲市中心支行 2014 年在株洲市炎陵縣與茶陵縣進行的實地調研,共調查鄉村 15 個,其中茶陵 7 個,炎陵 8 個,調查 216 戶農戶,共計 953 個農民以及 40 個農村經營組織,同時還調研了當地的金融機構。株洲茶陵、炎陵兩縣地處羅霄山連片特困地區,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重要組成部分,是典型的老、少、邊、窮和湖南省扶貧攻堅的重點區域。扶貧連片區共涉及兩縣 38 個鄉鎮,582 個行政村,國土總面積 4530 平方公里,人口總數 81 萬人,其中貧困鄉村 108 個,貧困人口 27.3 萬人,是株洲扶貧攻堅的主要區域。因此,選擇這兩地進行實地調研獲取的數據對于研究與總結株洲金融扶貧的績效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4.1.2 調研設計
調研的整體抽樣方案采用了分層、三階段與規模度量成比例(PPS)的抽樣設計。初級抽樣單元(PSU)為株洲市政府 2014 年公布的炎陵、茶陵有貧困人口的鄉鎮共計 36 個。第二階段抽樣將直接從中抽取貧困村;最后在貧困村中抽取農戶。每個階段抽樣的實施都采用了 PPS 抽樣方法,其權重為該抽樣單位的人口數(或戶數)。
運用 PPS 抽樣方法,抽選炎陵縣與茶陵縣中的水源村、華豐村、新田村、大洲村、西沖村、由義村、荷塘村、上館村、黃上村、蒼背村、洣坑村、夏館村、花園村、小里村、小江村 15 個貧困村作為調研地區,這 15 個貧困村約占炎陵茶陵兩縣所有貧困村的 10%,具有典型的代表意義。實地調研中所采取的方式主要包括實地走訪、座談、問卷等等。
................................

第 5 章 優化株洲農村金融扶貧的政策建議

5.1 形成產業規模增強株洲貧困地區的金融資源承載能力
5.1.1 突出發展特色農業
無論如何,努力發展貧困地區的經濟,是金融扶貧事業得以進展的前提。貧困戶、貧困地區也只有置身于蓬勃發展的區域經濟中,才有更多的機會從外部獲得必要的支持。當然,發展地區經濟是一種更大系統的工作。就金融扶貧而言,其中的一個關鍵環節是如何發揮貧困地區的特色資源和區位優勢。利用特色資源和區位優勢,有助于明確金融扶貧的重點,發揮金融支持效率,以便在更大程度上帶動貧困地區貧困農戶脫貧致富。在特色農業資源(例如黃桃、煙葉等)利用方面,可以采取“聚集項目、捆綁資金、集中投向”的方式,重點支持具備優勢農產品的建設。為了挖掘貧困地區在林業、木業、水利等方面的特色資源,要盡快出臺特色資源配套扶持政策。集中化的產業將有利于農村金融體系的信貸投放,并達到分散、降低低端市場風險的目標。
5.1.2 深入挖掘旅游資源
為了發揮貧困地區的旅游優勢,要進一步針對兩縣紅色旅游、炎帝特色文化旅游、森林旅游實際,依據旅游發展規劃,對符合條件的旅游企業創新發展符合旅游業特點的信貸產品和模式,加大對小型微型旅游企業和鄉村旅游的信貸支持,探索以未來收益權質押、景點門票收入和景點資源抵押貸款及旅游景點互保貸款等信貸產品,合理確定貸款利率、期限和還款方式,進一步改進旅游業支付結算服務,增強支持發展旅游消費金融服務的有效供給能力。為貧困人口提供旅游就業培訓,如導游等。為貧困戶提供多種形式的旅游支持貸款,如為貧困戶提供成立農家樂貸款,并大力推行“鏈條”式貸款,將貧困戶農家樂項目納入信貸鏈條。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dcfrg.com.cn/gsgllw/16601.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工商管理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工商管理論文頻道(http://www.dcfrg.com.cn/gsgllw/)查找


上一篇:銀聯公司理財平臺的營銷策略研究
下一篇:A培訓機構的服務營銷策略調查研究
pc蛋蛋走势图分析图解